首頁 > 要聞 > 正文

追夢蘇木山

2019年3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的審議,通過媒體,他的講話傳遍了內蒙古的千家萬戶:“把內蒙古建成我國北方重要生態安全屏障,是立足全國發展大局確立的戰略定位,也是內蒙古必須自覺擔負起的重大責任。”“要保持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建設的戰略定力,不動搖、不松勁、不開口子。”總書記的殷切期望再次激勵了烏蘭察布市興和縣店子鎮上一個英雄群體——蘇木山林場全體職工。就是這個群體,在過去59年時間里,在東西長40公里,南北寬15公里的蘇木山上,種下了1000萬株落葉松,用雙手把這座昔日的荒山禿嶺改造成了一道華北地區的綠色屏障。

59年,幾近一個甲子,這支英雄團隊經歷了3年自然災害的饑寒與10年動亂的困厄,卻始終初心不改,追夢蘇木山。

(一)

蘇木山位于興和縣南部晉冀蒙3省(區)交界處,最高點黃石崖海拔2334.7米,是烏蘭察布市最高山峰。這里原本是蒼松密布、草木繁茂、禽獸安居之地,曾有過“松木山”之稱。明朝時的連年戰爭,使這里的自然環境遭到嚴重破壞,加之清末民初大規模的濫砍濫伐,到建國時,它只剩下約300畝的白樺樹散落在幾個山坡上。

1956年3月1日,毛澤東發出植樹造林“綠化祖國”的號召,不久,興和縣在蘇木山相繼建立了護林站和林場,董鴻儒、趙守禮、池躍龍先后奔赴蘇木山,成為這里的第一代開拓者。

(二)

這是董鴻儒初次進山時住過的“家”:半山腰上,一間破舊狹小的土坯房,屋里一盤土炕,一個風箱,一口鐵鍋,幾件破舊簡易的炊事用具。

此情此景,讓剛剛參加工作、年僅20歲的董鴻儒的心一下涼了半截。迷茫、徘徊,路在何方?

仿佛刻意挽留這位農村青年,2天后,一位叫李德庫的老人推心置腹地向他講述了蘇木山的革命史和這里的村民們對新生活的企盼。最后,老人語重心長地教導說:不要怕吃苦,有苦才有甜。每年在山上多栽樹,蘇木山一定會變綠變好的。不久,在縣城工作的叔父也給予他同樣的叮囑。這時,一個原本朦朧的“理想”在他心中漸漸清晰起來,及至1959年6月從盟農林干部培訓班結業時,董鴻儒特意買了一本《論共產黨員的修養》帶回蘇木山。

1960年,蘇木山林場正式組建,第一任場長趙守禮帶著“我是一名共產黨員,要在艱苦的環境中干出一番事業”的承諾上任。在破舊不堪的小房里、昏暗的煤油燈下,趙守禮、董鴻儒開始謀劃招收民工、蓋房、植樹造林……

(三)

1961年春,在一陣緊鑼密鼓聯系苗條、購買工具等籌備工作后,趙守禮、董鴻儒帶領70多名民工打響了蘇木山造林第一槍。

40多天里,他們挖坑、插條、埋土、踏實;風大,天冷,饑食冷窩頭,渴飲山泉水,夜宿陋工棚,終于讓500畝楊樹在山上安了“家”。沒想到,第二年秋天上山一看,楊樹幾乎都變成“小老頭兒”——第一次種樹失敗了。

此路不通,再栽山桃、榛子,復葉槭……可第二次種樹又以失敗告終。

什么原因,是土質?是氣候?是種植技術?正當趙守禮、董鴻儒苦苦思索之際,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們從盟農林局得到一個信息:相鄰的河北、山西2省均有成功造林先河。趙守禮、董鴻儒看到了希望。第二年,他們帶領一行人北上河北省圍場縣龍頭山林場,西走山西省大同長城山林場學習考察。“真經”取回來了,種落葉松。此時,第一位林業科技人員池躍龍也加盟林場,第一代開拓者們終于邁出了成功的第一步——落葉松育苗成功。

趁熱打鐵。當年秋季,林場開始造林試驗,連續奮戰一個多月后,1200畝落葉松樹苗在蘇木山入土。然而,這個冬天卻成了趙守禮、董鴻儒、池躍龍和林場職工們的難熬日——它們能活嗎?活多少?再要栽不活該怎么辦?焦慮,焦慮,還是焦慮。

終于盼來了第二年春天,他們小心翼翼地爬上山頭,啊!奇跡出現了:綠油油的小樹迎風搖曳,90%的苗子展開綠葉迎著大家的笑臉。那一刻,全場干部職工們欣喜若狂。

這一成果還告訴了人們一個重要事實:內蒙古西部地區落葉松人工造林不再是夢想!

從此,蒼涼的蘇木山逝去了往日的沉寂:推廣經驗,全盟國營林場現場會在蘇木山召開;擴大戰果,林場增設了營盤嘴、二道梁、二道溝、占馬溝4個林區。興和縣委組織蘇木山造林大會戰,從縣機關到林場附近社員以及青少年學生蜂擁而上;加快步伐,從1972到1979年的8年時間里,林場以每年造林8000到10000畝的速度疾進……

(四)

他們是一支龐大的造林團隊——蘇木山周邊的農民,當年統稱為民工。

近60年來,他們的汗水灑遍了蘇木山林場5個營林區的各個山頭,創造了名垂青史的業績:挖了1000多萬個坑,埋下1000多萬株苗,長成了1000多萬棵樹。

盧家營子村地處蘇木山山口,這里自然就成了出工最直接的生產隊,許補朝、張吉、孔榮3位老人從戴上紅領巾時,就是學校勤工儉學活動——植樹造林隊伍中的一員,成年后,他們更是蘇木山林場民工主力。

被3位老人稱為刨條,即挖樹坑之前的整地是最苦的活兒。要在土石混雜的坡地上挖出一條深1.5尺、寬2.5尺,長度因山腰長度而定的條溝,必須把雜石一塊塊刨出來,再把遍布的灌木根一條條砍斷。夏季里,山上的太陽讓民工們汗流浹背不說,臉上也被曬得脫去一層層皮。每次下山時,手上、臉上幾乎都得留下無數條荊棘的刺痕。

3年困難時期,舉國上下大饑荒,蘇木山林場也未能幸免,民工們在林場勞動一天,只能掙1.3元錢,只夠買3兩莜面。蘇木山村73歲的常付山曾經擔任過生產隊長,年輕時也是植樹大軍中的一員。提及那時的苦,老人淡淡地說:“傍山吃山,愛樹么。”

今年已經81歲高齡、退休多年的董鴻儒拿出褪了色的小本本,上面清晰地記載著民工的貢獻:“從1973年到1980年的8年中,5個營林區每天平均參加造林民工500多人;秋季植樹最忙時節,最多一天達800多人。在此期間,平均每年有5到6萬人(次)民工加入造林大軍。”

今天的蘇木山,以華北落葉松為主的20多種樹木遮天蔽日,連綿鋪開在幾十個山頭,形成壯闊的綠色海洋。每到夏季,枝頭鳥鳴啁啾啼囀,幾十種花兒競相斗艷,40多種野生動物在林間奔跑覓食,煥發出勃勃生機。

(五)

蘇木山是精神的山、信仰的山。

2003年元宵節剛剛過去,趙守禮靜靜地躺在內蒙古醫院腦外科病房里,他剛剛作了腦瘤摘除手術,麻藥的迷力尚未褪盡。忽然,他的一只手緩緩抬起,手掌輕輕地撫摸著床邊的氧氣瓶,嘴里喃喃地說:“哎呀,看咱們林場的樹長得多好……”

“文革”風暴襲來,趙守禮被迫離開,直至4年后林場癱瘓,他才重返“戰場”。對于趙守禮而言,在“我是共產黨員”的承諾面前,災難只是一次神圣的洗禮。趙守禮回來了,蘇木山造林的黃金期也隨之而來。

蘇木山是精神的山、信仰的山。

2019年4月,79歲的池躍龍雙目失明,因嚴重腿疾,只能臥床或坐在輪椅上,思緒也仿佛有些斷層。但是,當追憶當年蘇木山創業時,他異常清醒地啜泣道:“每次做夢,總是在蘇木山種樹。”

計劃經濟時期,蘇木山林場的落葉松種子不在計劃內,尋種的任務落在了池技術員身上。他帶著幾名職工白天深入山西渾源縣恒山和寧武關岑山林區找熟人、托關系,夜晚再偷偷把購買的落松籽種運回來。就這樣,頭上懸著“投機倒把”的利劍,前后8年他始終沒有中斷過林場落葉松籽種的供應。

蘇木山是精神的山、信仰的山。

從20歲進山到60歲退休,董鴻儒對蘇木山始終不離不棄。在最初進山的100多天里,他只身踏遍了32.6萬畝大山的每一個角落,向縣農林局遞交了建立林場的調研報告;3年困難時期食不果腹,他漫山遍野地尋找野菜充饑;3個嬰兒先后夭折,他依然選擇了在蘇木山堅守、堅守、再堅守。

2017年5月25日,興和縣委第二次主題黨日活動在蘇木山舉行,600多名縣機關、各鄉鎮黨組織負責人和黨員聚集在巍巍蘇木山下,重溫趙守禮、董鴻儒等老一輩共產黨員,用雙手在荒蕪的蘇木山創造綠色奇跡的“神話”。

隨著響徹山谷的雷鳴般掌聲,蘇木山精神被總結了出來——

信念堅定、艱苦奮斗、團結協作、無私奉獻!(楊彥魁  田永勝  巴音吉日格勒)

[責任編輯:張彬]

版權聲明

一、凡注明來源為"正北方網"、"北方新報"、"內蒙古日報社"、"內蒙古日報社融媒體原創"的所有文字、圖片、音視頻、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版權均屬內蒙古正北方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 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轉載或建立鏡像。否則以侵權論,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二、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正北方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三、轉載聲明:本網轉載稿件有些作者不明,請相關版權單位或個人持有效證明速與本網聯系,以便發放稿費。

正北方網聯系方式:電話:0471-6651113 | E-mail:[email protected]

今日內蒙古
上海时时乐杀号走势图 篮球比赛比分软件 湖北3人麻将玩法 棒球比分网直播 申穆投资 巨人财富 重庆时彩app 竞彩比分网500彩票网 大赢家比分网即时比分直播 百度 福建十一选五一定牛 贵州11选5开奖记 明星江苏麻将作弊器 电竞比分预测网 万盈在线配资 陕西的十一选五走势 腾讯欢乐麻将免费开挂 完整篮球比分网